2010-11-25

中国高校联盟:“北约”vs. “华约”…汗…

Posted in 转载 at 13:12 Author:仲远

标签:

前所未有的场景出现了。中国最好的大学,同时也是互相争夺最好生源的大学,正在以“盟军”的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  上周刚刚宣告成立的“北约”和“华约”分别由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牵头,几乎囊括了考取门槛最高的名校,将在下一年度自主招生考试中实行联考。“深化高校招生考试制度改革”,双方的旗号并无二致。

  然而,如同一场暗中的较量,联盟的形成颇具戏剧性。中国人民大学起初要与北京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复旦大学、厦门大学、香港大学抱团,但在最后关头,投向了清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的阵营。

  记者了解到,在幕后,由于一些没有入选的高校踊跃申请加入,两大联盟存在扩容的可能;另有一些高校正在密谋“另起炉灶”。

  一片热闹的“联唱”声中,业已入盟的两所名牌大学(以下简称“A校”和“B校”)校方却愿意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谈一谈“同床异梦”的想法,前提是不能泄露本校的名称。

  “‘北约’、‘华约’我们都不赞成。我们是被形势逼的。”一位招生办公室主任对记者说。

  他说:“我们还是应该有些社会责任感,把信息传递给社会,让社会有一个判断。我们不会把联考说得天花乱坠,任何事情如果没有对立面,就会像肿瘤细胞一样,恶性发展。”

  如果不是为了垄断,请错开考试时间

  “七校联考”,指的是7所大学在自主招生考试中,联合出题,联合组织考试。

  2003年起,在借鉴前两年试点经验的基础上,教育部向北大、清华等部分知名高校“放权”,允许它们拿出一定的招生名额,在高考之前自行考试,选拔一些好苗子。入选者随后在高考志愿表上填报所选高校,录取时可获一定的“优惠”。这被视为改变高考“一考定终身”局面的一种尝试。2010年,全国有80所高校获得了自主招生权限。

  但在这种安排下,一名考生要想增加中选几率,就要四处参加不同学校的考试。如今,两大联盟都公开宣布,联考之后,考生只需一次考试,就可进入多所高校的选才视野,免于奔波之苦,也免于不同考试的备考之苦。

  A校招办主任认为,表面来看,的确可以减轻学生负担,但同时带来的副作用可能要大得多。

  “这种联盟的出发点是不道德的,就是为了垄断生源,其他的都是说辞。虽然表面上有这么一个光环。”他说,联考势必造成生源大战与生源垄断,并将在事实上减少考生的机会。

  他说,历年来,高校“领头羊”北大和清华的自主招生考试都在同日举行,考试时间撞车,考生的选择非此即彼。

  “为什么要冲突呢,一个目的就是你选择我,你就不能选择他。这是排他性的、垄断的。大家都要把最好的生源拉过来。”

  而结盟之后,两个学校的较劲,变成了两个集团的对垒。这位招办主任打比方说,如果一名考生既想试一试“北约”中的北京大学,又想稳妥一些,选个难度较低的学校,如“华约”中的南京大学,根本无法实现,只能服从于其中一个集团。这就意味着,考生必须提前站队。

  他说:“如果两个联盟确实不是为了垄断生源,那么能不能别在同一天考试,让学生有充分的选择,能做得到吗?如果确实以考生为出发点的话,请以实际行动来回答。”

  目前,两大联盟尚未确定考试时间,但一些教育界人士已经猜测惯例不会改变。

  B校招办主任对记者说:“两个联盟的考试肯定在同一天。竞争嘛,‘北约’、‘华约’嘛。”

  本来不愿意联考,也“坐不住了”

  虽然都对结盟持保留意见,声名卓著的A校和B校在反复论证之后,还是乖乖地成了所在阵营的首批成员。

  他们认为自己是“被联盟”了。B校招办主任的一个担忧是别人结盟,自家就将被边缘化:参加者都是著名高校,你不在内,外界怎么看?

  联盟成员中,有的是“受邀”加入,有的则是“主动”加入的。外面的一些学校,“基本上坐不住了”,觉得“被甩了”。

  于是,稍逊一筹的高校一边担心自己在联盟中给领军高校“抬轿子”,一边又担心被边缘化,患得患失。

  另一种担心是生源上的劣势。B校招办主任说:“外省市的,原来到你这儿来考,只考一个学校。现在,人家就在家门口考,交一次钱能考几个学校,何乐而不为呢?要是自己搞,吸引力小多了。”

  A校招办主任认为,联考会吸引最多数量的优质生源,平均到每所学校,选择面比一校单独招生要大得多。

  而且,“你不加入的话,老百姓就会质疑,为什么一次考试能考人家7所学校,却只能考你一个?你为什么不减轻学生的负担?”

  他认为,一些原本有着自己选拔人才理念的高校,被裹挟着遵守了这样的游戏规则,要么入盟,要么自组联盟,打乱了本校原有的招生改革路线图。“我相信有一些学校是迫于无奈的。”

  虽然联考看上去更为省力,但高校加入联考并不意味着成本和风险的降低。

  先行一步的“华约”,在2010年自主招生中,委托教育部考试中心出题和笔试,高校只负责组织报名和面试。但据介绍,“北约”将独立负责命题和考试。公平性和安全性就是一大问题。任何一个联盟,都无法像高考那样,通过国家最机密的方式运送考卷。

  “我们压力太大了,现在也是骑虎难下。”一位招办主任说。

  联考发展下去,不就成了“小高考”吗

  不过,反对者最大的担心还不在这里。在他们眼里,“联考本身就是怪胎”。

  B校招办主任对记者说,听说有的学校还在找“老大”,希望加入。联盟扩张了,那不成了小高考了吗?

  “如果‘北约’、‘华约’不断做强,势必造成小高考、第二次高考。”A校招办主任指出,目前全国自主招生的高校,占了重点大学的多数,都来搞联盟的话,就变成了高考之前的“重点高考”。

  他说,自主招生本要鼓励学生发挥特长,但这种局面发展下去,有志于报考重点大学的考生,就要面对两种不同的考试,严重加剧了负担。

  清华大学教授肖鹰注意到,跟在自主招生联考的新闻后面,网上已经出现了所谓的联考培训班。

  他感慨,本来自主招生解决的主要是高考统考一刀切、唯分数论的不足,自主招生联考却会形成一个风向标。考生想进入北大、清华等高校的圈子,就要学会应付高考之外的另外一套应试方式。

  “这种体制不仅会造成拔尖人才入学的不公平,更重要的是冲击我们的基础教育。”

  由于招生联盟的参与者几乎都是知名度最高的学校,有人认为类似于美国的“常春藤联盟”。但肖鹰认为这是一个误区。常春藤的出现,不是为了联考,不是为了争夺尖子生,使参与者的学校得到利益最大化。“自主招生是国家放权给大学,现在我们又捆绑起来,变成与对手竞争的巨无霸。”

  “北约”和“华约”公开宣称的“深化高校招生考试制度改革”的出发点,在反对者眼中也不成立。

  肖鹰说:“它不会把我国高考改革引向更广阔的道路,而是从根本上打乱逐步走向更实质性的高校自主招生的步伐。”

  “这种做法对高考来说不是补充。”A校招办主任说,中国地域广阔,教育程度差异性大,教育部准许各省级行政区单独命题。自主招生联考,却又回到了“全国一张卷”的时代。从长远来看,它的副作用可能更大。

  也许联考在某一方面有所进步,但在其他方面退步更大。他说,很多同行都看到了这一点。“大家都不愿意说出来。”

  一位接受采访的校方人士指出,考试应由专业机构组织,大学应把精力花在招生上。大学参考评价结果,设定成绩区间,划出潜在的生源,再通过面试等方式选拔适合的学生。高考需要改变的是“一考定终身”以及考试的内容,招生也应该结束唯分数是举。如今,大学却忙着“抱团”举行考试。

  他说:“所谓的联考制度是一个岔路,在这条岔路上走得越远,离目标就越远。”

本文可以自由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全文并注明出处:
转载自仲子说 [ http://www.wangzhongyuan.com/ ]
原文链接:

Leave a Comment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text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here to regenerate some new text.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