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02

科学与文明的探索发展史——读科幻小说《山》有感(1)

Posted in 文章 at 23:09 Author:仲远

标签:

继续发一篇课程作业的文章,也是一部科幻小说的读后感。是《自然辩证法》这门课程的作业。国庆七天乐,水文共赏之。

科学与文明的探索发展史(1)

——读科幻小说《山》有感 

这个学期以来,我读了很多课外读物,这些书丰富了我的心灵,开阔了我的视野。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的长篇科幻小说《山》。

《山》的故事情节大概是这样的:冯帆是一个年轻的海洋地质工程师,在一条名为“蓝水号”的海洋考察船上工作。他有一个怪癖,就是从不上岸,仿佛陆地上有什么令他恐惧的事物。然而实际上,他是一名狂热的登山爱好者,在大学时曾自己组织过登山队,向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发起冲击。可是在登顶的过程中,他们遭遇了雪暴。冯帆出于生存的本能割断了登山索,任四个队友掉下了山崖。虽然从登山运动紧急避险的准则来说,他并没有没错,但就此背上了良心上沉重的十字架。为了惩罚自己,冯帆决定一辈子永远离开自己痴迷的高山,所以就来到了蓝水号考察船上做了一名海洋地质工程师。一天,冯帆在和船长像往常一样在船上作业时,一艘外星飞船突然造访地球,它的质量非常大,把海水拉了起来。在太平洋中心形成了一座海水高山。这座山高度为9100,比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还高200。大家都认为外星飞船是来毁灭地球的,世界陷入一片恐慌之中。但是冯帆却认为这是对自己登山梦想的最后的超值满足。他决定去登这座世界上最高的山——以游泳的方式。由于飞船的巨大吸引力和重力减小等原因,冯帆很容易就登上了海水高山的顶峰。这时,外星飞船向他发出了信号,说明了他们的来意。

这些外星生命是机械生命,诞生在一个半径约为三千公里的球型空间里,这个空间的周围被岩层所环绕,向任何一个方向走,都会遇到一堵致密的岩壁。因此对于他们来说,周围都是山,山把他们封闭起来了。他们称自己的世界为泡世界。

出于对广阔空间的本能的强烈向往,泡世界的人们很早就开始了向岩层深处的探险活动。探险者们在岩层中挖隧道前进,试图发现固体字宙中的其他空泡。
      
年复一年,探索活动进行得缓慢而艰难,但是从未停止过。探险者们造出了泡船,发展了很多新的科学技术。在探索未知领域的道路上,很多探险者牺牲了生命,但是泡世界的人们终于发现了地层密度递减定律,即:地层岩石的密度.竟是随着航行距离减小的!那么总有密度减到零的距离,也就是空间。这时候他们认识到了自己世界的本质:它位于一个星球的地心,但这颗行星的地核是空的,空核的半径约为三千公里,他们就是地核中的生物。

后来,又经过一系列的努力,他们发现了万有引力,把包围他们的岩层都打通了。可是当他们接触到这个行星的表面时,首先到达的是海底。

地核生命是机械生命,他们的世界中只有固体,因此遇到水之后他们就会短路死亡。在牺牲了更多探索者的生命之后,地核人第一次见到了液体,并逐渐认识到了它与固体截然不同的性质。再后来,在付出了更多的生命代价后,地核人终于又发现了一种他们从未接触过的物质形态:气体。

地核文明在走过了十万年艰难的探索历程后,终于各方面的条件都成熟了,探险者乘着水箭浮上了海面,终于看到了广阔无垠的宇宙空间。至此,地核文明十万年的探索得到了最后的报偿。而这时候,他们才刚刚站在地球人的起点上。

外星智慧生命又告诉冯帆,我们所在的宇宙并不是广阔无垠的,而是一个二百亿光年半径的泡世界,一块更大固体中的空泡。他们正是在寻找这块大固体中的其他空泡的旅途中,偶然路过了有智慧生命的地球,就造了一座山,冯帆恰好登上了这座山,两种完全不同的智慧生命在峰顶进行了一场对话,穿越广漠的时空荒漠,他们的灵魂相通了。最后外星飞船离去,临走前留给冯帆一句话:“山无处不在。”冯帆下定决心要不断探索,直至生命的尽头。

这是一篇想象丰富,气势恢宏的作品。作者描绘了一副完全不同于人类的另一种智慧生命长达十万年的探索发展历史的长卷。

这篇文章中描述的外星生命和我们人类完全不同,人类是由生活在海洋中的单细胞动物进化而来的,《山》中的主要描述对象则是由生活在固体中的物质进化而来,因此他们和人类经历了相反的过程,先认知固体,再认知液体,最后才认知气体。但是殊途同归,所有的智慧生命都会有对更高、更远的未知领域的本能渴望,这就是科学技术发展的原动力。在本文中,作者把这种抽象的更高、更远的领域的意义凝固在了一种具体的形象上,那就是山。

在本文中,有很多富有哲理性的句子,我下面来分析一下。

“时间长了,远山对于我已成为一种象征,像我们生活中那些清晰可见但永远无法到达的东西,那是凝固在远方的梦。(冯帆)

我只想爬上去,并不指望得到山里的什么东西。第一次登上山顶时,看着抚育我长大的平原在下面延展,真有一种新生的感觉。(冯帆)

山在那儿了,当然得有人去登。(冯帆)

       冯帆的话反映出了人类对于目前无法到达的未知领域的本能的好奇向往和渴望征服欲。这里的“山”已经不仅仅指的是具象的高峰,可以扩展到任何未知的神秘领域。这正是推动科学技术发展的原动力。尤其是“山在那儿了,当然得有人去登”反映了人类对于突破极限、探索未知领域的强烈愿望。

“当我割断登山索时,脑子里闪过的念头是这样的:我不能死,还有别的山呢。(冯帆)”

冯帆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他为了见识到“别的山”可以不惜一切,放弃很多东西,比如珍贵的爱情和友情。他是一个探索欲非常强烈的人类代表,反映了人类在灵魂深处对于未知领域的本能向往。

冯帆与外星生命之间的峰顶对话:

“我喜欢登山。”冯帆说。

——“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我们必须登山。”

——“山无处不在,只是登法不同。”

——“对于我们来说,周围都是山,这山把我们封闭了。”

外星生命的话包含玄机。对世界的探索以及对科学的追求,并不一定就是离我们很远的事情,只是那些高深的科学家的事情,它可能就是来自于我们身边的事情产生的需求。我们做数学题时遇到不会解的题,生活中遇到的一些困难,都可以理解为是一座“山”。所以,“山无处不在,只是登法不同。”由于步行的辛苦,我们发明了汽车;由于计算的繁琐和人脑运算速度的低效,我们发明了计算机。这些科学技术的重大成果都是由于人类自身的需要迫使我们去探索,然后产生的。所以,“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我们必须登山。”现在人类还有很多未解的难题,上至广袤的宇宙,下至人类自身的DNA密码,所以可以这样说:“周围都是山。”如果我们不去探索这些难题,不试图去攀登这些高山,那么这些“山”就阻挡在我们周围,封闭了我们对真理的进一步追求。

在本文中,作者巧妙地设置了情节和环境,把上面这些抽象的理念转化成具体的“山”。外星生命诞生在一个封闭的球型空间内,他们不像我们拥有无限的空间,他们的文明史就是一部血腥的空间争夺史!对生存空间的迫切需求使得他们不得不拼命地向外挖掘探索,发展更先进的泡船技术……

本文可以自由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全文并注明出处:
转载自仲子说 [ http://www.wangzhongyuan.com/ ]
原文链接:

Leave a Comment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text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here to regenerate some new text.
Click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anti-spam word